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台湾新闻 >

潮评 走向深空的“第一问” 摸索航天强国之路

发布日期:2021-05-19 20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肉眼可见的夜空中,总有一颗星星,浮现出比四周星辰更加明显的红色,中国古人称之“荧荧如火”,因其行踪捉摸不定,又称之为“荧惑”,也就是咱们今天说的“火星”。现在,我们离这团刺眼的“荧惑”又近了一步。5月15日7时18分,我国首次火星探测名目“天问一号”探测器成功着陆火星,实现了从“地月系”到“行星际”的“深空”逾越,标记着我国迈出了星际摸索的主要一步,中国也成为第二个胜利着陆火星的国度,在火星上首次留下“中国印迹”。

  中国航天,星辰大海,永不止步。天问一号探测器成功着陆火星,再次引发网友对航天事业、对浩渺宇宙的好奇与关注,不少网友留下了“厉害了我的国”“致敬中国航天人”等难掩骄傲的评论,也有俏皮的网友忍不住发出“火星能种菜吗”的追问。从屈原的《天问》,老舍的《猫城记》,郑文光的《从地球到火星》,到刘慈欣的《超新星纪元》、郝景芳的《流落天穹》,文学世界里的追问与探索,好奇与想象,从古至今,未曾结束,不断投下关于火星的光明、对于中国航天事业的追赶。

  当科幻作品中自在驰骋的设想力,赶上一直照进事实的航天梦,背地是中国航天事业后来者居上的印证。自1960年人类首次尝试发射火星探测器以来,在“天问一号”之前共有16次火星探测义务的探测器成功进入火星大气层,但只有美国实现9次成功着陆并顺利发展探测工作,火星着陆之难、考验之多可想而知。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于2016年立项,首次破项即一次性完成围绕、着陆和巡查三项操作。从战胜地火间隔不稳固、火星恶劣环境等困难,到近火捕捉制动、成功着陆,充足表明中国控制了一系列庞杂技巧,走在了太空探索的最前沿,正式点燃中国人行星探测的火种。

  从“地月系”到“行星际”,从嫦娥五号探测器成功登月完成“绕、落、回”三步走,自主研发的中国空间站“天和号”发射成功,到成功着陆火星,“可上九天揽月,可下五洋捉鳖”的激情正逐步变成现实。一串串令人自豪的足迹下,是一棒接着一棒干的代际接力,是敢于挑衅、寻求出色的辉煌成绩,更是白手起家、自主翻新的发展道路。成功着陆时刻的“两个表情”让人们印象深入,一个是总设计师张荣桥难掩冲动心境流下的眼泪,一个是“90后”女调度鲍硕在任务停止后放下抑制、露出的残暴笑颜。一老一少,构成了中国航天人才梯队建设的缩影,独特面向将来、面向未知,完成更具挑战的任务和续写更加光辉的出色。

  火星是引人入胜的,宇宙深空更是令人无比憧憬。天何所沓?十二焉分?日月安属?列星安陈?跨越两千多年的天问,正通过中国航天人的尽力找到谜底,而天问一号才是中国人面向行星探测发出的“第一问”。仰望星空,注视火星,凭借发奋图强的探索精力,终极将从更多的未知跟天问中开拓一条属于中国航天强国的途径。(蓝炜/文) 【编纂:董家秀】